• 当前位置:宝塔小说吧

    人气小说宁晚晚程时晏在线阅读全章节

    时间:2023-03-17 16:28:31    作者:宁晚晚    来源:longzhu

    小说简介:《宁晚晚程时晏》是宁晚晚的一部作品,创作手法新颖,风格很独特,小说《宁晚晚程时晏》真的很棒,主角宁晚晚程时晏的人物性格都非常鲜明,宁晚晚对小说情节的描写很真实、自然,《宁晚晚程时晏》“我们在路边坐着休息会儿吧!”程...

    人气小说宁晚晚程时晏在线阅读全章节

    “我们在路边坐着休息会儿吧!”程时晏提议。

    顾静忙不迭点头:“好呀,嫂子,我都听你的!”

    逛街就是这样,就算走的很累,可还是高兴的。

    两人一边坐着休息,一边聊起来刚刚逛的那些商店,瞧见的人和事,忽然,程时晏的目光被路对面一家单位门口的宣传栏吸引住了!

    她径直站起来走过去,透过玻璃,清楚地看着里面贴着的一张红纸上写着“招聘启事!”

    这家单位是市文化局,要招聘一位有才干有文化的宣传文员,红纸上清晰地写了要求参加招聘的人有很出众的文笔,能承担起文化局日常撰写宣传稿件的工作内容。

    程时晏立即心动了,转头对着还一脸懵逼的顾静兴奋地说:“你进去试试!静静,你文笔很好的,说不定可以进文化局上班呢!”

    顾静吓了一跳,小手乱摆,赶紧说:“嫂子,我不行的!我听人家说过的,这种单位要求很高的,一般都是有关系的人才能进去,何况我是乡下人……”

    程时晏严肃地看着她:“顾静,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呢!你要知道,英雄不问出处!这世界上很多事,不试一试你是不知道自己究竟可不可以的!

    如果你本身可以,但因为你的胆怯而错失了一个很好的机会,难道你甘心一辈子活在遗憾中?就算是你进去试了却失败了,但那又怎么样?难道会掉一块肉吗?”

    顾静逐渐平静下来,心中的胆怯也渐渐消散,她觉得程时晏说的很对!

    最终,在程时晏的鼓励下,顾静走进文化局,找到招聘的部门,说出了自己要应聘宣传文员一事!

    文化局的人倒是态度和蔼,直接给她一张纸一杆笔,要她根据自己的认知写一篇对华容市的宣传。

    顾静微微一顿,很快提笔写了起来。

    她写稿子的时候的样子,镇定自若,下笔流畅,宛如不需要思考。

    负责照片的文化局两个工作人员微微有些吃惊,对望一眼,莫名期待住了!

    说实话,他们文化局这种单位,平时招人确实都是靠内部推荐,毕竟岗位很吃香!

    但就是如此,所以招进来的人良莠不齐,真正有文采的没有几个,实在无奈之下,才向社会发出招聘启事,希望能引进一位真正有文采的人。

    眼前这姑娘瞧着真的不错!

    此时,顾静在默默地写文章,程时晏则是又乔庄打扮一番,去了一趟黑市。

    因为有过上次来的经验,这次她就熟练多了。

    反复进了几次黑市,利用从空间里倒腾出来的粮食,米面,食用油,布料,白酒等等换了一大笔钱!

    算了下时间,程时晏匆匆收手。

    她进空间休息了一番,边喝奶茶边数钱。

    这次,一共赚了一千出头,还是很不错的!

    程时晏满足地吸了一口手里的芋圆桂花乌龙茶,心情非常好!

    但还是觉得缺了点什么,要是宁晚晚能尽快回来就好了!

    她挺想他的。

    想他那张帅气的脸庞,想他坚实有力的背,想他的人鱼线跟腹肌,还有他低沉的嗓音……

    想着想着,奶茶甚至都没有滋味了。

    程时晏轻叹一声,这个诡计多端的男人,肯定是处处勾引她!

    每次都是处处展现他身上的各个致命诱惑,却就是不肯再进一步,越是得不到,她就越是百爪挠心。

    哼,等真的到了洞房那一晚,她就故意吊着他一会儿,以子之矛攻子之盾!

    空间里休息完毕,程时晏闪身出了空间,直接就出现在了市文化局门口。

    她惊喜地发现,自己可以控制的进空间跟出空间的位置距离越来越远啦!

    明明刚刚进去的时候,她是站在离这边两公里的地方!

    如果这样的话,将来是不是可以去更远的地方?

    比如现在宁晚晚离她这么远,她可以进空间,出去的时候直接出现在他身边?

    想到那一日,程时晏有些期待!

    她往市文化局里看了一眼,有些担心顾静,也不知道里面的考试怎么样了!

    此时,文化局里,两位考核人员凑在一起看着顾静的文章。

    她刚刚写的时候就很顺畅,而写出来的内容更是质朴动人,文笔简练,却处处都很是生动,不知不觉就能将人的情绪牵动!

    邱主任忍不住问:“这位女同志,你是什么学历?家住哪里,之前有过什么文字方面的相关经验吗?”

    顾静如实说道:“我家是红叶县下面的南山村,高中学历,之前没有什么工作,只在报纸上发表过一些文章。”

    旁边的吴干事忙问:“一些文章是指的多少?在哪个报社?”

    顾静有些慌乱:“在青年日报跟人民日报上都发表过,总共有十一篇文章。”

    两人都倒吸一口气,邱主任扶了下眼镜,忍不住笑出声:“哈哈!这不正是老天爷往咱文化局送人才吗?你叫顾静是吧?你什么时候能来上班?明天吗?我们文化局可以给你提供宿舍,最近局里事情比较多,如果你能尽快来上班是再好不过的了!”

    顾静被一种意外的幸福冲击到差点眩晕,眼睛瞬间湿润,她下意识地扶住旁边的桌子:“真的吗?我可以来市文化局上班?”

    天啊,她真的不是在做梦吗?

    陆知青说的话简直像是真理!她让她投稿,真的就登上了报纸拿到了稿费!她让她来面试,真的就被文化局聘用了!

    顾静声音都发颤,强撑着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    可紧接着,屋外响起来一阵敲门声,而后进来一个个儿高挑,长相斯文儒雅的年轻男人。

    他穿着一件格子衬衫与一件灰色马甲,嗓音散漫:“邱主任,下周的活动计划已经出来了,麻烦您看看。”

    而后,男人一眼看到了屋子里多出来的女孩。

    圆脸,文静,一双眸子似湖水一样,他心里猛地跳动两下,但面上只平静地伸手过去:“顾静?好巧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  顾静愣愣地看着他,梦游一般,竟然呆到说不出话。

    邱主任笑道:“远舟啊,你们认识?这位是我们刚刚决定聘用的宣传文员顾静同志,她可是文采很好的哟!”

    孟远舟见顾静不愿跟自己握手,只当她还是跟从前一样讨厌自己,只缩回手来,笑道:“那真是巧,我与她是高中同学呢。”

    他将活动计划内容递交给邱主任,而后只跟顾静说了一声再见,便离开了。

    顾静一颗心乱七八糟的,跟邱主任又说了几句关于报道的事情,而后便飞快地跑了出去!

    她一见到程时晏就忍不住落泪,程时晏吓坏了,忙问:“静静咋了?”

    顾静哽咽:“我被录取了!还有,还有,孟远舟,他,他也在这里上班。”

    可是,她刚刚表现的好差,连握手的礼仪都不会,他肯定会在心里笑话她是个土老帽的!

    第123章姚金菊!我们离婚吧

    程时晏见顾静提到那个孟远舟就这么紧张,决定还是好好地给顾静上一课。

    “静静,你太看重那个孟远舟了。就算你喜欢他又怎么样?他就算再优秀,也是个普通人而已,也会吃喝拉撒,只是你的喜欢给他镀上了一层光芒而已!

    你不要自卑,喜欢是控制不住的,但也要喜欢值得的人。人这一生,最重要的是先喜欢自己,只有你看重自己了,别人才会也看重你。连你自己都不相信你自己,还指望谁相信你?

    有些话我不该跟你说的,但咱俩关系好,我不妨告诉你,我喜欢你二哥,是因为他长得好,善良正义,又有能力。他喜欢我,肯定也是因为我身上的一些闪光点。

    难不成我们会喜欢一个人的懒惰,丑陋,自私愚蠢吗?好好地做好你自己,你要相信一句话,你若盛开,蝴蝶自来!姑娘家,提升自己,搞好事业是最重要的!”

    哪怕是陆家人跟宁晚晚再喜欢她,但程时晏也从未想过要陆家人跟宁晚晚养她一辈子。

    她要成为一个有能力的自己,这样才能无坚不摧,毕竟这世上没有任何人可以稳稳当当地永远站在你身前护着你!

    顾静从未见过陆知青这样严肃认真的样子,有些吓住了,但却觉得程时晏句句都是真理!

    她擦擦泪:“嫂子,我知道了……”

    程时晏拍拍她肩膀:“先搞好你的工作,至于什么孟远舟,等你把事业弄明白了,自然也会弄明白男人这回事儿。”

    现在的顾静,还太单纯,就算程时晏帮助她搞定孟远舟,也是把握不住的。

    不如让她自己去一步步走!

    最终,两人提着买好的东西,带上市文化局的招聘单,入职通知等等急匆匆地回南山村去了。

    等顾静到家把文化局要她去上班的事情一说,李小草眼珠子差点瞪出来!

    “文化局?市里的?静静,你是不是被骗了?”

    顾耀华在旁边脸上都是笑意:“小草,这通知单上盖的有文化局的章,应该错不了,不是说明天去报道吗?我过去一趟,把咱闺女送过去。”

    见自家男人都发话了,李小草高兴的不知道怎么是好,起身就去拿钱出来要出门。

    顾静问:“娘,您去干啥?”

    李小草笑得合不拢嘴:“这指定是菩萨保佑呀!我去再买点香,拜拜菩萨!”

    想到消失了十几年的丈夫回来了,小儿子不仅去了镇上的厂里上班,还时不时去一趟外地一挣都是好几百!现在女儿顾静又是往报纸上发表文章,又是被市文化局录用,一桩桩一件件,都让李小草激动地想落泪!

    她想了又想,如果菩萨真的这么好,为啥前些年一直那么苦呢?

    今年忽然发生这么多好事,好像都是从陆知青跟宁晚晚订婚开始的!

    李小草脑中灵光一闪,忽然明白过来了,菩萨只怕只是做了一件好事,那就是把陆知青送到了他们顾家!

    而陆知青则是个超级大福星!

    自打她出现,顾家的好事是一件接着一件!

    李小草买了香,转头又去割了一大块肉,到家就开始乒乒乓乓地剁肉,给陆知青做好吃的!

    人心都是肉长的,陆知青给顾家带来那么多好运,李小草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挖给程时晏!

    肉香飘得老远,李小草做的有红烧肉丸子,有大肉包子,还有一大盆猪肉炖粉条,每一样都好吃到让人想吞掉舌头!

    顾耀华则是去村里帮顾静办了手续跟证明,以后顾静去市里上班是需要村里这边也走一下程序的。

    顾静要去市文化局上班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
    整个南山村都要爆炸了!

    顾家咋这么厉害!小儿子在镇上上班,要娶的媳妇是大城市里来的娇小姐陆知青!

    女儿不仅能上报纸赚稿费,还能去市里文化局上班!

    有人问去挖野菜的姚金菊:“你家顾山就没工作吗?他弟弟妹妹都这么厉害,家里不可能不帮他安排呀!”

    姚金菊心里那叫个酸呀!

    又酸又痛!这几天被顾山的冷战逼得她也快发疯了,提着孤零零的几根野菜就气冲冲地回家去了。

    等走到家门口闻到隔壁婆家满院子的肉香,更是又馋又怒!

    她几步进屋,瞧见顾山还在编筐,一脚踢翻那编到一半的筐!

    “你除了编就是编!编了那么久,挣了几个钱?!你娘给宁晚晚争取了镇上制药厂的工作!你爹回来肯定是用他的关系给顾静安排了市里文化局的岗位!你呢?你除了在家里跟我横,欺负我,故意不搭理我之外,你还会干什么?!”

    顾山咬牙,忍着没有说话,他把自己编到一半的筐拿回来,想着继续编。

    毕竟现在农闲时期,整个大队的活儿都不多,他也没有其他本事,只能靠着编筐赚外快。

    可谁知道,姚金菊见他没有发作,只当他是心虚愧疚不敢反驳,直接抓起来那编到一半的筐再次扔了出去!

    “顾山你是哑巴吗?我嫁给你,就是为了看一个哑巴废物在这编筐吗?顾静只是个丫头片子而已,你爹娘凭啥给她安排工作不给你安排?

    你有跟我不说话的本事,咋不去问问你爹娘,为啥生了你这个废物又不喜欢你!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嫁给你这种人,要是知道跟你结婚过的是这种日子,我还不如一头撞死……啊!”

    “啪!”

    随着姚金菊越来越恶劣的辱骂声,顾山整个人都再也克制不住,脑子里嗡嗡嗡的都是火气。

    他想忍,毕竟姚金菊怀孕了。

    可他实在忍不了了,再软弱的男人,也受不了被人这样羞辱!

    所以,他一巴掌挥了上去!姚金菊直接身子一倒撞到了墙上!

    不堪入耳的辱骂声戛然而止,姚金菊额上撞出来一个大包,痛得头晕目眩,坐都坐不稳当,委屈的眼泪瞬间流了出来!

    她做错了什么?她不过是看不惯顾山被顾家这样欺负而已!

    他竟然打她?他这个废物,竟然打女人!

    姚金菊急火攻心,爬过去就要跟顾山厮打起来:“你这个孬种!你敢打我!我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!你怎么不敢去打你爹娘,打你那个烂弟弟,贱妹妹!”

    女人在身体较量中是远远干不过男人的,她的手才伸上去,整个人就被顾山一把甩开,肚子剧痛起来!

    顾山站起来,咬牙切齿,脸色黑透,红着眼低吼:“姚金菊!我就是废物!既然你这么后悔嫁给我,那我们离婚!谁不离谁是乌龟王八蛋!!”

    这样的日子,他也是他娘的过够了!!

    第124章姚金菊上吊

    李小草起初听到大儿子那边的动静也不想管。

    可毕竟是她儿子,闹的动静让她心烦,所以听着姚金菊又哭又喊的,她当即走到篱笆旁边喝了一声:“你们两个又闹什么!”

    顾山出去,打算去跟她娘如实说自己的打算。

    母子俩在李小草那边灶房的门口,顾山一脸痛苦地蹲在地上抱着头。

    别问,问就是后悔!

    “娘,我实在是受不住了,她整日里骂骂咧咧的,我想好好过日子,可她疑神疑鬼,总觉得咱家亏待她!

    我编筐挣到的钱,足够让她过上不错的日子了,可她总是觉得咱们家对陆知青比对她好。我不想吵架,便忍着。可她说出来的话实在是太毒了……”

    他都做不到复述一遍!

    李小草却逼问他:“她说什么了?你们俩当我耳聋?我刚刚就听到了!她骂老二跟老三!

    好哇这个姚金菊,好好的日子不过,成天找事儿!既然你决定离婚,就赶紧地把她撵出去!咱们顾家养不起这尊大佛!”

    母子俩正说着,那边忽然有路过的邻居喊了起来:“哎呀不好啦!顾山!顾山!你媳妇儿要上吊!”

    顾山一愣,回头就往家去,可门紧紧地关着,从门头上面留的空隙里能看到姚金菊正站在搬凳子,仰头望着悬在房梁上的一根裤腰带!

    这是乡下很多人会玩的把戏,喝药,上吊,投井三件套。

    但凡是真的想死的,悄没声息就人没了。

    而那种抓着绳子在凳子上站半天的,往往是吓唬人。

    但这事儿实在是**,只要有人想自杀,旁观的人还能不劝吗?万一她是真的想死呢!

    顾山家门口很快围了一堆人,有看热闹的,也有真心相劝的!

    “顾山,她好歹是你媳妇儿!你怎么能把她逼到这个份上啊!”

    “就是,顾山,跟你媳妇说两句好话,两口子过日子哪里有不拌嘴的呢?快哄哄她吧!毕竟她肚子里有你的孩子呢!”

    屋子里姚金菊站在凳子上,听到这话有些痛快。

    顾山不是以为可以用离婚拿捏她吗?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婚能不能离得掉!

    现在她可是怀着孕的,顾山如果又打她又离婚,光是村里的口水就能淹死他!

    没一会儿,姚金菊她娘听到消息也扛着锄头赶来了,知道打不过李小草,一**坐地下拍着巴掌哭了起来:“哎哟!我命苦哟!怎么让闺女嫁到这么个丧良心的人家哟!

    大家都来看看,顾家的人是咋欺负俺闺女的哟!杀千刀的,俺闺女怀着孩子,还被逼到上吊!顾家一家子都得下地狱哟!”

    李小草本身就受够了姚金菊,现在听到有人试图败坏自家名声,上去一把骑在姚母的身上,左右开弓对着她脸打嘴巴!

    “啪啪啪!!”

    “说丧良心谁也比不上你们姚家!村里谁不知道你们是贪嫁妆才嫁到我们顾家!嫁妆给你们了,你还在这哔哔!

    非让我告诉大伙儿你闺女做了啥吗?你个老不要脸的,再敢污蔑我顾家一句,我把你打成猪头!”

    姚母被打得啊啊啊乱叫,怎么也骂不出口了。

    躲在人群里正呲着大牙嘎嘎乐准备吐槽几句的冯翠英,见李小草竟然把姚母打成这样,吓得赶紧往后退了几步。

    最终,还是村长赶来,让人把姚母跟李小草拉开了。

    姚母嘴角流血,气喘吁吁,被打得眼冒金星,一时半会是骂不出来了。

    村长看看屋子里正打算上吊的姚金菊,心里一咯噔,这可不能出人命啊!

    他赶紧挥手:“顾山,把你媳妇儿弄出来!不然我要你好看!”

    顾山咬牙走上去,他舍不得踹翻那门,自然也知道姚金菊这人肯定不是真的寻死。

    男人极其不耐烦地说:“姚金菊!你要是真的想死,就别傻站着,直接把脑袋套进去凳子一踢!我他娘的立即给自己一刀给你赔命!

    你要是不想死,赶紧给我滚出来!这辈子我是死也不想跟你继续生活!你出来,离婚后每个月我给你五块钱养孩子!或者你把孩子给我!你若是继续闹,不仅要离婚,我一毛钱也不会给你!”

    姚金菊身子一颤,离婚?顾山是真的要离婚吗?

    她忍不住心里难过无比!

    是,她最开始是冲着顾家的彩礼才嫁的,但她也是真的看上了顾山这个人呀。

    顾山老实,耳根子软,好拿捏,随便哄哄就好了。

    刚结婚的时候,顾山不也很听她的话吗?

    怎么现在就算她用死来威胁都没有用了?

    离婚回娘家?上次生气她回到娘家过的什么日子都历历在目!

    家里兄弟侄子都嫌弃她,她不得已中途还去姑姑家住了一晚,就是那一晚,被姑姑家从城里来做客的亲戚给欺负了。

    那事儿丢人,她没敢告诉任何人。

    姚金菊只知道,娘家不是个好地方!

    难道顾山真的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吗?她希望顾山爹娘能公平一点!宁晚晚跟顾静有的东西,她跟顾山也得有!

    所以,姚金菊冲着屋外哭着大喊:“离婚!你就知道离婚!我凭什么离婚?就算要离婚,当着大伙儿你跟你爹娘也得好好解释解释!

    为啥宁晚晚跟陆知青都没结婚,你娘对陆知青那么好?为啥宁晚晚能去镇上制药厂上班,顾静能去市里文化局上班,你啥好处都捞不着?我告诉你们顾家的每一个人,做亏心事是要天打雷劈的!”

    李小草满心怒气,再也忍不住,上去一脚踹翻本身就破旧的门,直接把姚金菊从凳子上拽下来一把扔了出去!

    她一口唾沫吐到姚金菊的脸上:“要是真有天打雷劈第一个劈的就是你!我为啥对陆知青那么好,因为人家心地善良,不仅帮我把顾山他爹带回来了,还知道关心我们家人,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着我们!

    而你呢?自打进门之后,不是偷家里的东西,就是想方设法地骗家里人的钱!你算个什么东西!宁晚晚的工作是他救人被奖励的!顾静是靠着她自己的本身争取到的!你这种腌臜人看什么都腌臜!”

    旁边围观的村民都沸腾了。

    “好家伙!姚金菊偷婆家的东西?那李小草算是善良的了,要是我不仅得让她滚蛋,还得让他们姚家把彩礼给还了啊!”

    “姚金菊脑子进水了吧?仗着怀孕作妖呢吧!宁晚晚的工作咋来的谁不知道?顾静在报纸上发了那么多文章,人文化局要她也不稀奇吧!

    俺家大姨的三舅舅的小外甥的姑婆的姐姐的儿子也在文化局工作,那儿最近是在招人呢,就是挑有文化的!没文化的,再有关系也不要的!”

    “我呸!亏我刚刚还可怜姚金菊呢!什么玩意儿!离得好!”

    村长也皱皱眉:“这都是什么事儿!姚金菊,人家顾静的工作确实是凭着自己的本事挣来的,你不能因为嫉妒就这样抹黑啊。

    如果你跟顾山真的三观不合,那还是趁早离婚了好,否则动不动这样闹一场像什么样子!”

    他看看顾山:“你真要离婚?”

    顾山点头:“必须离!”

    姚金菊忍着肚子疼,刚要否认,她娘忽然一咕噜爬起来了:“离!我姚家也不是养不起女儿!但顾山你刚刚说的一个月五块钱得兑现!我现在就带金菊走,你把这个月的五块钱给我了!”

    姚金菊心里一沉:“娘……”

    她不太想回娘家。

    姚母却满心都是五块钱,随口安慰道:“金菊,跟他离!你回姚家,咱还能养不起一个娃儿?他顾山瞎了眼,将来娘给你找个更好的人家!这孩子咱们来养!”

    她又重重地加了一句:“但顾山答应的五块钱,必须兑现!”

    每个月五块,想想姚母都要激动了!

    女儿离不离婚她不关心,在这个穷得叮当响的年头,有钱拿就是最重要的事情呀!

    最终,顾山直接掏了五块钱在大伙儿的见证下交给姚母,另外把姚金菊的包袱收拾好拿出来。

    姚金菊眼泪汪汪的,也不知道肚子疼的还是心里痛的,她总觉得离婚不一定是个好选择,但现在那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!

    被姚母拉走的时候,姚金菊还回头看了一眼顾山,心里琢磨着,反正她肚子里有个孩子,也许顾山的离婚只是说说而已……

    第125章程时晏教你骂人小技巧

    姚金菊心情复杂,一方面置气,也觉得就顾山那个怂货的姿态,肯定不可能真的离婚。一方面也害怕自己娘家对自己还是像从前那样。

    可谁知道姚母现在心态变了。

    原本金菊嫁到顾家去,什么都不知道往家里拿,她心里更生气呢!

    现在要离婚了,顾山倒是每个月都往姚家拿五块钱,这简直是好事一桩!

    虽然金菊怀孕了,但乡下哪个女人怀孕的时候不干活?以后家里的活儿都交给金菊干。

    至于金菊吃饭的问题,以及肚子里的孩子,呵呵,那能吃多少?

    他们吃什么给金菊吃什么,粗面野菜对付着,一个月连一块钱都花不着!

    等金菊生了之后给金菊再找个男人嫁了又是一大笔彩礼钱!

    至于这个孩子嘛,姚家养着,怎么省钱怎么养,顾山每个月必须得按时付抚养费!

    这样一算,姚家净赚!

    想到未来能借着姚金菊跟孩子赚那么多钱,姚母破天荒地进门给姚金菊冲了一碗糖水喝。

    本身姚金菊心里慌慌的,握着一杯白糖水潸然泪下:“娘,还是你对我好!”

    她完全忘记了,在顾家的时候,顾山买了一大包白糖随便她喝水用的!

    *

    另外一边,顾家没了李小草,瞬间安静了!

    李小草虽然打了姚母一顿,但心里还是有气,把顾山狠狠地数落一顿!

    “当初他们要退婚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,干脆不要结了!这个姚家没有一个省油灯!你就说不信!

    现在好了,彩礼钱也要不回来了!你竟然还昏了头答应每个月给他们五块钱!那彩礼钱养两个孩子也够的了!”

    顾山低垂着脑袋,声音发闷:“娘,我错了,以后我都听您的。我不是想给姚金菊钱,我是觉得那孩子好歹也有我的份,我不能完全不管。”

    李小草还想骂,顾耀华挥挥手:“好了,小草,你也消消气。事情到了地步,处理好了就行。人总是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的,老大要离婚,答应了对方抚养费,那他就自己承担

    “好好睡觉,白天还有事儿要忙,明天我给你送饭过来。领悟这包里是我给你带的衣服,还有一些吃的。”

    程时晏虽不情不愿,但也知道宁晚晚的性子。

    不到结婚,他估计就是不肯去下一步了。

    临走之前,宁晚晚又掏出来一只纸包:“这次回来赚到的钱,你来收着。”

    程时晏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美眸,瞬间都是惊喜!

    她眨眨眼:“让我猜猜看是多少!嗯…..五千?”

    按照宁晚晚未来首富的魄力,一次赚五千是很有可能的。

    宁晚晚轻笑,他未来的媳妇儿倒是很相信他的实力。

    而他也没辜负她。

    “九千,加上你给我的钱,一起一万二,你好好收着。等过阵子我再出去一趟,争取早日把两万块凑齐。”

    程时晏满心都是崇拜,忍不住夸赞:“老公你太棒了!”

    宁晚晚之前听她提过老公这个词,知道是对丈夫的昵称,但此时耳根还是微微发红。

    他伸手揉揉她脑袋:“省着点喊,往后…有你喊的时候。”

    程时晏心里甜滋滋的,脸颊一抹红晕,想到结婚胸腔里都咕嘟嘟冒泡泡。

    宁晚晚一走,程时晏就把门小心地关好,正准备进空间把钱藏好的时候,就听到了屋外又有一阵细碎的脚步声。

    她独居之后,练就了一个好耳力,甚至根据脚步声可以判断得出来外面走路的人是谁。

    比如徐知青风风火火干脆利落,走路声音很快。

    而马知青斯文慢吞,脚步声就比较温柔。

    还有一个人的脚步声最独特,干啥都鬼鬼祟祟的,处处透漏着算计。

    就好像随时打算偷别人东西!

    这人就是白玉玲。

    程时晏判断的出来,屋外的人走到她门口,停了下来,似乎在偷听。

    想到刚刚自己跟宁晚晚的好事被白玉玲打断,她就心里不爽!

    程时晏转转灵动的大眼睛,心生一计!

    她闪身进空间,而后利用位置偏差,出来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了白玉玲的后面!

    白玉玲正在提心吊胆地把耳朵贴在程时晏的门上听。

    她明明听到程时晏屋子里有动静,可凑近了却又听不到。

    白玉玲好奇心上来,怀疑程时晏是不是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

    谁知道姐眼前一黑!

    她呜呜呜喊了起来!但那个麻袋好厚,白玉玲的声音传出来就变得很小了!

    因为白玉玲个子矮,一米五,只有六十多斤,所以程时晏轻松地拖着麻袋往公厕走去!

    麻袋里的人乱动,活活像个蛆。

    程时晏嫌弃公厕恶心,直接将麻袋丢进去,而后从空间掏出来一只手机搜出来恐怖片的背景音乐播放起来。

    少年包青天里的百鬼竹林,声音出来的时候程时晏自己都吓了一跳!

    而原本在麻袋里不停扭动的白玉玲瞬间吓得僵硬了!

    程时晏这才收手,把手机扔空间,回去睡觉去了。

    白玉玲总觉得自己是幻觉,可刚刚那一段恐怖至极的声音绝对不是幻觉!

    她吓得在麻袋里死死地咬着唇,一边忍受着厕所里冲天的臭味一边忍着无边的恐惧,头皮发麻浑身发抖!

    等到天亮之后有人去厕所发现了白玉玲,她像个鬼似的爬了出来,大哭着喊道:“有鬼!有鬼啊!!!”

    这一次,白玉玲吓得够呛,说话都不敢大声,算是老实了起来。

    而顾家那边,李小草把户口证明交给顾山。

    “去吧,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,既然决定了就不要再耽误了!”

    顾山接过来,神色凝重:“娘,我知道了!现在就去找她离婚!”

    第130章正式拿到离婚证

    姚金菊这两天其实有点犹豫。

    一方面还是在生气顾家的态度,一方面她娘对她是空前的热情,处处说着软话,还给她做了一个鸡蛋吃。

    哥嫂更是一个劲洗脑。

    “跟他离!就顾山那样的,他还能找到比你更好的吗?金菊,你可是咱们村最漂亮的姑娘了!”

    “就是!顾家不把你当人,你要是还想回头,就别说我是你哥!”

    姚金菊沉默了,冷静下来的时候她是清楚的,顾山对她很不错。

    婆婆李小草是偏心,对陆知青太好了点。

    但跟其他人的婆婆比起来李小草其实真是个好婆婆了。

    关键字:

    宁晚晚程时晏小说
    宝塔小说吧猜你喜欢